互联网大佬打脸史

资料来源:燃气金融作者:杜峰

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是一部由老大哥支持的奋斗史,也是一部由老大哥主演的打脸史。

与传统行业不同,互联网行业日新月异,从业者往往都很年轻。马云唱摇滚,马花藤跳嘻哈,李彦宏搬出了鼓包,这让他们在公众眼中的形象更加真实和亲切。与此同时,老板们很乐意在舞台上发表演讲,表达他们的决心和观点。

然而,正如谚语所说,许多单词丢失了。在哥哥们开始表演的同时,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种尴尬的局面,情况发生逆转,他们的脸被打了。

例如,雷军曾公开表示,小米只生产高端机器,并在声音减弱前推出低端机器。马云曾经拍拍手说他不会涉足游戏,但阿里最终成立了一个游戏企业集团。贾月婷离开美国后,“下周回家”成了业内的笑柄。

互联网老板很难停止说话。尽管他们来自不同的行业,处于不同的企业发展阶段,但他们不是出于主动,就是因为被动,一个接一个地走进了同一条被击败的河流。

他们的故事互不相同,但打脸的过程有一些共性。我们把它归纳为以下四种类型:一个人开口时表现出自己的个性,拒绝承认到底,以一种拘谨的方式出卖自己的感情,以及利用野味。

代表人物:雷军、罗永好

中国互联网是一个粉丝文化盛行的行业。甚至企业家也有机会成为跨境互联网名人。小米的创始人雷军掌握了互联网的特点和用户的心理,使小米大受欢迎。然而,雷军本人也颇有个性。凭借任磊“站在空中,猪会飞”和“生死无关紧要,他会为所欲为”等雷鸣般的话语,他已经成为一名企业家的网上名人。

他张开嘴,充满个性,这使得雷军有时在收获扇子时翻身。

2012年4月,拥有数千万粉丝的大V雷军(big V Lei Jun)在微博上驳斥了小米即将推出899元低价版的谣言,称“小米专注于高性能、高性价比的发烧级手机,无论中低端配置如何,认真做好高端手机就足够了。与此同时,小米官员也被联系以显示他们的决心。

然而,一年后,小米发布了红米红米,专注于中低端市场,坚持极端性价比的路线。小米甚至在2019年1月宣布该产品独立。金力集团前总裁鲁魏兵加盟小米,并被任命为小米集团副总裁兼红米品牌总经理。

像雷军一样,哈默手机的创始人罗永好也被击中脸部。

与雷军相比,罗永好更能“开口”,哈默手机的新闻发布会被业界嘲笑为罗永好的“单口相声”。几个小时的舞台演讲就像一场精心设计的脱口秀,他频繁暴露的金句已经成为未来交流的亮点。

锤子的第一款产品Smartisan t1最初设定了3000元的高价。发布前,罗永好在微博上说,“如果低于2500,我就是你的孙子”。

根据他的计划,这是一种中高端产品。他特别强调,“我特别不喜欢一些手机制造商在新产品上市时定价过高,然后很快降价的做法。我们的价格将贯穿整个产品周期,除非下一代产品上市,上一代产品需要清理库存,否则我们有可能降低价格。”

然而,t1上市后不到4个月,价格从3000元直接跌至1980元。它不仅没有持续整个产品生命周期,而且下一代产品的阴影也没有出现。

这可能是手机行业的一个共同特征。评论的更新进度永远跟不上产品的迭代速度。产品更新速度太快,产品定价跟不上市场需求。业内人士称,另一个重要原因是雷军和罗永好都高估了自己产品的高端吸引力,低估了低迷市场的爆发力。

这对生产商来说不是大问题。在大多数情况下,粉丝不会批评老板,因为他们的言行不一致。毕竟,只有制造好的产品才能最终对用户负责。

代表人物:周弘毅、贾跃亭

开口说话是个性,但能否坚持则是另一回事。互联网行业的流行“难以扛”,一路走到黑,我不管。

如果雷军的扑脸与制片人的简单和个性混合在一起,那么周弘毅的资本运作就有一丝隐秘的运作。

2015年6月,360家纽约证券交易所宣布私有化。私有化持续了一年多。周弘毅将360大楼和“360”商标抵押贷款,并从招商银行获得为期7年的30亿美元贷款。

私有化完成后,a股市场出现了一批“360只私有化概念股”,一批360只借壳上市在市场上流通。在借壳计划宣布之前,周弘毅几次警告大家不要听信谣言。总之,不承认360将在a股后门上市。当时,周弘毅这样回应:“谣言太多了。我们没有任何资本考虑。我们不跟任何人说话(借壳上市)。”

对于精明的商人来说,他们不需要关心外界的谣言。就像周弘毅一样,即使谣言满天飞,他仍然可以冷静下来反驳它们。驳斥谣言时,必须坚定。“太多”和“任何”是周弘毅驳斥谣言时出现的高频词。在坚持的同时,行动的速度也非常重要。

2017年11月,a股上市公司江南嘉杰发布360借壳公告,360借壳回归a股的消息得到证实。随后,360人在一个半月的短时间内迅速完成了从宣布重组计划到暂停会议和等待会议的所有准备工作。在360年之前,这个庞大的网络私有化回到a股需要将近4个月,分众传媒需要2.5个月。周弘毅很快转过头来,让首都水泄不通。

尽管周弘毅前后都被打了脸,但他没有失去任何东西。从美国股市退市时,360的市值约为93.3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26亿元。今天,360的市值为1664亿元。

贾月婷也被打了脸。然而,当他被打在脸上时,他也抑制住了投资者的无助。

乐视危机爆发后,贾跃亭于2017年7月4日离开美国,留下数十亿美元的债务在国内。当时,贾跃亭说:出国只是一次短途旅行,一周后就会回来。乐视还表示:“贾总将在不久的将来回到中国,最有可能在一两周内,这取决于美国事务的进展。”

7月17日,乐视召开了2017年第二次特别股东大会。贾跃亭没有出现,由孙宏斌负责。相反,大量供应商出现在现场索要工资。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乐视在ipo中暴露出财务欺诈,贾跃亭的外部语气转变为“暂时不回中国,如果他不能回美国,ff将会崩溃”。

12月25日,中国证监会发布文件,要求贾跃亭限期回国,配合解决乐视的问题,化解风险,保护投资者利益。在此之前,贾跃亭已经被列为违背诺言的人。但是,贾跃亭没有注意。今天,贾跃亭的“下周回国”已经成为一个谜。

总之,我有自己的方式。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对于大老板来说,不承认、忽视和不说话是一种公关武器。

代表人物:马云、罗振宇

互联网时代是一个感情泛滥的时代。从网络老板到一线销售人员,他们总是带着感情谈论事情。没有感情,这次都不好意思创业了。

马云是一个有着伟大感情的大人物。在阿里巴巴的早期,他声称“让世界没有困难”。2010年6月,马云在一份工作报告中说,游戏不能改变中国,儿童也不能都玩游戏。“我们没有在游戏上投资一分钱。人们投票,我们鼓掌,但我们没有这样做。这是我们的原则之一。”

马云说这些话时,花藤和丁磊仍然依靠游戏业务来支持其他创新业务团队。游戏是腾讯和网易的主要业务。也正因为如此,这两家公司受到了大多数学生家长的挑战。另一方面,马云站在道德高地,有着淡淡的云和微风。

2014年1月,阿里巴巴数字娱乐集团总裁刘春宁在2013年中国移动游戏产业年度峰会上表示,阿里将推出自己的移动游戏平台。消息一传出,马云就面临着挨打的风险。2017年9月,阿里大娱乐直接成立了一个游戏企业集团,由一个开放平台部门和一个互动娱乐部门组成。此外,阿里大娱乐还宣布全资收购由前网易首席运营官詹忠辉等人创立的简悦,开始押注博彩业。

此时,马云曾经倡导的感情,也彻底消失了。毕竟,面对商业利益和同行竞争,放手吧。

如果高层领导马立克·云仍然远离群众,那么像罗振宇这样善于捕捉用户心理的“大师”更善于接近群众。罗振宇一方面有感觉,另一方面又有焦虑,他做了一笔繁荣的知识付费生意。

起初,我还是有一些感觉,想平静地做一个自我媒体,但在成为会员后,罗振宇变成了一个精明的商人。他为无数渴望进步和日益焦虑的城市青年编造了一个“知识公式”,并公开标价出售。他站在高高的讲台上,滔滔不绝地发表意见,传递情感,并开门迎接门徒。这是许多老板愿意扮演的角色:向导或传教士。

每个人都想成为时间的朋友,但是大多数时候,时间会击中我们的脸。

罗振宇2015年的第一次新年演讲,他就是乐视和暴风平台。“不要用传统的眼光看他们。这种新物种的存在肯定会改变我们的环境。因此,我建议大家不要谈论他们是什么恶魔股票。”后来,当贾跃亭没有返回美国时,冯欣被送进了监狱。乐视和暴风雨留下了一堆鸡毛。

在2016年的第二次新年演讲中,罗振宇提出了“时间战场”的新概念,并认为下一步将是帮助用户节省时间。然而,与他的判断相反,接下来的短片是为了帮助用户消耗时间。

互联网时代最大的缺点之一是所有的信息都可以被记录下来并追踪到愿意分享的老板。这使得扑脸更容易被追踪。有一个清晰而严肃的观点并发言肯定会带来掌声和流量,但时间不一定会愿意和他交朋友。

代表人物:刘董强、朱啸虎

无论是互联网创业圈还是风险投资圈,烟雾弹都很受欢迎。他说不,并反复摇头,但他的身体是诚实的。特别是,一些关键的商业游戏可以称为大规模投掷烟幕弹场景。

一个常见的模式是,当市场发布一家公司的战略谣言时,老板们会站出来回应,否认并说出他们的意思,但随后他们会以实际行动兑现这些谣言,并直接面对这些谣言。

2010年,当当网仍然牢牢占据了图书电子商务市场的铁王座。JD.com从3c Digital开始,并正在迅速扩大其类别。它极具侵略性,对当当网构成威胁。刘董强表示,JD.com 5年内不会进入网上图书销售市场。当时,当聚光灯蓬勃发展时,它准备在美国公开。

然而,刘董强的声音并没有下降,就在当当网上市前一个月,京东商城突然开始尝试图书频道,这让当当网大吃一惊。随后,刘董强带领JD.com对当当发起激烈的价格战,直接降价20%,分享当当的图书市场份额。

扔个烟雾弹,迷惑你的对手,躲在幕后。这是商业战争中常见的战术。尽管有挨打的危险,但赢得这场战争是非常有帮助的。

金沙江创业投资公司总经理朱啸虎是投掷烟雾弹最熟练的人。

在这场资本燃烧的战争中,大多数投资机构都被锁了起来,成了交易商,但朱啸虎在分享自行车溃败之前兑现了现金,早早离开了。2017年12月,阿里出资购买了朱啸虎持有的ofo股份,导致朱啸虎退出。随后,自行车共享行业开始降温。在ofo和mobike未能合并后,共享自行车的商业模式开始被篡改,估值一度下跌。

作为ofo最早的投资者,朱啸虎的工作风格非常高调,他经常在自行车共享战中发言。从“分享自行车将在90天内结束战争”,到“莫比克和奥福目前不可能合并”,再到“只有两者合并才能获利”,他的立场和立场在短时间内也发生了180度的变化。

尽管频繁的头寸变动令紧随其后的投资者眼花缭乱,但朱啸虎成为了这场游戏中最大的赢家之一。

在互联网游戏规则中,姿态在很多情况下已经成为一种掩饰。一方面,商业竞争的游戏是复杂多变的。另一方面,情况总是不可预测的。国王可能会放入几枚烟雾弹,坚定地接受挑战。

网络老板有不同的个性,他们喜欢的表达方式也不同。无论是张开嘴来展示自己的个性,拒绝承认到底,兜售感情,拘谨,还是为了利益而沉溺于疯狂的烟雾,他们都以自己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观点,表达自己的情感,回应询问,处理危机。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在交通中心不被人打脸是很少见的,也是很奢侈的。打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背离商业的本质,违反游戏规则。

对于互联网老板来说,变革是商业世界永恒的真理。任何人都可能被打脸,老板也不例外。

资料来源:燃气金融作者:杜峰

重庆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