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基金、证券三类公司2020年取消外资股比限制

新京报

中国资本市场进一步对外开放,期货公司、证券公司和基金管理公司放开外资比例限制的时机终于确定。

10月11日,在中国证监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中国证监会发言人高丽宣布,期货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证券公司将分别从2020年1月1日、2020年4月1日和2020年12月1日起解除对外资持股比例的限制。

这是为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而实施的相关措施。事实上,放宽证券基金期货业外资持股比例的相关措施已经落实。迄今为止,已有三家外资控股证券公司和一家外资控股基金公司获得批准。

期货、基金和证券公司明年取消股票比率限制

中国资本市场长期对外开放。早在2017年11月10日,前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国家新办召开的吹风会上表示,中国已决定将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直接或间接投资证券、基金管理和期货公司的比例限制放宽至51%,上述措施实施三年后投资比例将不受限制。

次年4月,央行行长易刚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宣布了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具体措施和时间表。开放措施包括将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持有的外资比例上限放宽至51%,三年后不再实施任何限制。

顶层计划出台后,相关措施陆续落实。2018年8月,中国证监会正式发布《外商投资期货公司管理办法》,将合格境外投资者在境内期货公司的持股比例放宽至51%,三年后(即2021年)不再实施限制。2019年7月,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宣布了11项金融对外开放措施,包括将原定于2021年解除对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货公司外资股份限制的时间提前至2020年。

今天,提前公布股票比率上限的时机终于明朗了。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宣布,自2020年1月1日起,将解除对期货公司外资持股比例的限制。相关主体可以按照《期货交易管理条例》、《期货公司监督管理办法》、《外商投资期货公司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向证监会提交行政许可申请。合格的境外投资者可以持有期货公司100%的股份,证监会将按照规定进行审批。

此外,基金管理公司和证券公司将分别从2020年4月1日和2020年12月1日起解除对外资持股比例的限制。

中国证监会发言人高丽在10月1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证监会将继续坚定不移地实施中国对外开放的总体规划,积极推进资本市场开放进程,扎实做好各项具体开放工作,继续依法、合规、高效地做好对合资证券公司和基金管理公司实际控制人设立或变更的审计工作。

三家外资证券公司和一家基金公司已经对外开放。

外资从“参与”转向“控制”,并逐步在证券基金行业实施。

去年11月至今年,中国证监会先后批准成立三家境外控股证券公司,包括瑞银证券、摩根大通证券(中国)和野村东方国际证券。其中,瑞银证券通过增持获得控股地位,摩根大通证券(中国)和野村东方国际证券(Nomura orient international securities)是新成立的合资证券公司,瑞银、摩根大通和野村控股有限公司均持有这三家证券公司51%的股份。

第四和第五家外资控股证券公司也即将上市。去年6月,方正证券宣布,瑞士信贷银行通过一项非公开协议,单方面向瑞士信贷方正证券增加资本。增资完成后,瑞信在瑞信创始人的持股比例将从33.30%增至51.00%,并成为瑞信创始人的控股股东。方正证券今年5月宣布的最新发展表明,增资已经完成了国有资产监督管理部门的相关审批和备案程序。

今年8月1日,华信股份发布公告称,其公开上市并转让了其在摩根士丹利华信证券(以下简称“摩根华信”)的2%股权,上市期限届满后,摩根士丹利作为唯一意向受让方,以3.762亿元人民币接受了上述股权。摩根士丹利此前通过其全资子公司摩根士丹利亚洲有限公司持有摩根华信49%的股份,交易完成后,摩根华信的控股股东将从华信证券变更为摩根士丹利。

就基金公司而言,外资控股基金公司层出不穷。今年6月,证监会宣布批准摩根士丹利华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股权变更申请。深圳赵蓉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将其在摩根士丹利华信基金的股份转让给摩根士丹利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转让认购后,外国股东摩根士丹利持有华信基金44%的股份,成为最大股东。摩根士丹利华信因此成为首家外资持有相对份额的公共基金。

此外,尚头摩根基金还将在外资持有方面取得实质性突破。今年8月,摩根大通的子公司摩根大通资本管理公司(JPMorgan Capital Management)成功竞购上海投资摩根基金2%的股份。交易获批后,摩根大通将持有上海投资摩根基金51%的股份,该基金也将成为首家拥有绝对外资控制权的公开发行基金公司。

焦点1:外资控股会产生什么影响?

中金研究报认为,考虑到券商在资本规模、客户基础、网络布局、投资和研究实力等领域的先行者优势,外资控股对整个行业的影响较小。然而,外资机构将逐渐成为跨境和衍生机构业务以及轻资本投资银行、金融顾问、财富管理、资产管理等业务领域的重要市场参与者和竞争对手。

中信证券研究表示,对于国内金融机构而言,开放有望发挥鲶鱼效应,迫使国内金融机构进行改革,特别是在一些短板领域,如财富管理、直接融资、风险定价等业务,以提高金融效率和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此外,在资本层面,它有助于金融企业将其估值系统与海外市场整合,并为高质量的金融机构开辟估值空间。

由于以前发展缓慢,合资证券公司在我国还没有形成一定的竞争优势。据《郭盛证券研究报告》统计,2018年11家合资证券公司的总收入为163亿元,占整个行业的6.1%。净利润总计18亿英镑,仅占整个行业的2.7%。此外,6家合资证券公司均出现亏损。除CICC外,其余10家合资证券公司的收入、总资产和净资产仅占行业的1%左右,整体规模较小,净利润为负。

郭盛证券指出,外资机构的进入有利于差异化竞争格局的形成。外国股东可以给合资企业带来一些先进的经验和国际客户资源。例如,瑞银在全球资产配置、超高净值客户服务和专业产品参与方面具有一定优势,这有助于证券公司转变资产管理业务。从行业整体来看,外资金融机构的进入有利于迫使当地证券公司进行业务转型,增强其专业服务能力。

然而,外国股东的进入也面临某些挑战,包括管理理念和系统整合方面的困难。历史上,也有合资证券公司的外国股东退出的案例。中国的客户文化和制度安排与国际有所不同,外资机构在传统风险控制方面的优势没有得到充分体现。此外,在经营理念上,外国股东和中国股东不可避免地会在公司的战略定位、发展方向和经营战略上存在差异。国际股东可能更关注全球化的战略布局,中国股东可能更关注国内的本地化竞争。

焦点2:扩大和开放期货业有什么好处?

中国期货市场的开放也在不断推进。2018年3月,中国首批国内外投资者可以与台湾进行原油期货交易。此后,2018年,铁矿石和pta期货被引入海外交易商。今年8月,橡胶期货在上海上市交易,成为中国第四个向海外交易者开放的商品期货。

业内人士认为,期货业的扩张和开放可以与期货市场的开放形成协同效应,促进期货市场和期货业的健康发展。海外机构在期货公司持股比例增加后,将更方便将海外客户引入中国期货市场,参与原油、铁矿石等特定品种的期货交易,提升相应品种的定价能力和国际影响力。同时,随着越来越多的期货产品对外开放,外商投资期货公司也可以得到更好的发展,不断提高经营水平。

资本市场开放路线图

2002年6月

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宣布颁布《设立外资股证券公司规则》,并要求将合资证券公司的外国投资者比例控制在三分之一。

2012年8月

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修订其规则,将外资持股上限放宽至49%。

2018年8月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证监会)颁布了外商投资期货公司管理办法,将外商投资期货公司的持股比例放宽至51%,三年后不再实施任何限制。

2019年7月

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宣布,根据“早不宜迟,早不宜迟”的原则,原定于2021年取消的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货公司外资持股期限将提前至2020年。

2019年10月

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宣布,自2020年1月1日起,期货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上限将被取消。从2020年4月1日起,全国将取消对基金管理公司外资持股比例的限制。从2020年12月1日起,全国范围内取消对证券公司外资持股比例的限制。

新京报记者顾志娟